【拿《红楼梦》说事儿】贾雨村的蜕变_新闻网

彩神官方网站登录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拿《红楼梦》说事儿】贾雨村的蜕变

作者:赵国强 文章来源:校报 更新时间:2019-10-30

  

  贾雨村是《红楼梦》中的重要人物,作品通过他的仕途沉浮,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当时社会官场的黑暗和官员的蜕变过程。

  第四十八回中,借平儿之口描述了作为官场红人的贾雨村的不堪劣迹。平儿痛恨地“咬牙骂道:‘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雨村的,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原来,贾赦在一个叫石呆子的人那里,看到了非常珍贵的二十把旧扇子,“全是湘妃、棕竹、麋鹿、玉竹的,皆是古人写画真迹”。贾赦顿时垂涎三尺,指使儿子贾琏去弄到手。这石呆子虽然“穷的连饭也没的吃”,但却性格倔强,贾琏“好容易烦了多少情,见了这个人,说之再三”,才“拿出这扇子略瞧了一瞧。”贾赦势在必得,表示“要多少银子给他多少。”“偏那石呆子说:‘我饿死冻死,一千两银子一把我也不卖!’‘要扇子,先要我的命!’”于是,贾赦天天骂贾琏“没能为”。

  “谁知雨村那没天理的听见了,便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了官银,拿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为此,贾琏“只说了一句:‘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贾赦就把贾琏所有“毛病”“都凑在一处”,把贾琏“打了个动不得”。

  通过平儿的叙述,让我们震惊的是,贾雨村作为朝廷重臣,竟然利用公权,平白无故地网罗“拖欠了官银”的罪名,把石呆子投入牢狱,变卖其家产,抄没其视作性命的珍贵古扇,给贾赦“送了来”。其对百姓的恶劣行径比“强盗”还要不耻,其对豪门贵族的巴结媚态比“哈巴狗”还要殷勤作态。无怪乎连贾琏这个浪荡公子都对贾雨村十分不屑,连平儿这个通房丫头都咬牙称之为“没天理的”“野杂种”。

  但贾雨村并非一个“胎里坏”。他出身于一个没落的诗书仕宦之族,因“父母祖宗根基已尽”,决心“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这时的贾雨村虽穷困到“暂寄庙中安身,每日卖字作文为生”,但仍保有像十五的月亮一样“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的抱负。这时的贾雨村面对甄士隐“五十两白银”的巨款资助,并未表现出感激涕零的媚态,而是“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一副“定有后报”的“大恩不言谢”的姿态,表现了一个读书人的尊严。他面对挑个“黄道之期”进京的劝告,坚定地说“读书人不在黄道黑道,总以事理为要”,表现了他不信“吉凶”的“事理”观念。此时的贾雨村应当是一个正直的读书人形象。

  贾雨村果然有几分才气,他通过科考“会了进士,选入外班”,当上了知府。但是,初入宦海的贾雨村,却不了解当时社会的黑暗“宦情”,恃才傲物,引起了一些官员的不满,加上追求政绩,得罪了既得利益者。“被上司寻了个空隙”,参了一本,“龙颜大怒,即批革职”。但贾雨村“仍是嘻笑自若”,失意不忘形,仍保持着士人风骨。

  与此同时,他的思想和品格也开始发生变化。恰遇朝廷“起复旧员”,他面对黛玉之父林如海的推荐,“雨村一面打恭,谢不释口”,这比他当初接受甄士隐资助时的态度显然已经圆滑了许多,开始表现得媚态十足。

  贾雨村以“宗侄”的身份认在贾政门下,在贾政的协助下,“轻轻谋了一个复职候缺,不上两个月,金陵应天府缺出,便谋补了此缺”。一上任就遇上了薛蟠强抢香菱,打死人命的官司。一开始,他是想依法判案,惩治凶犯,但当他了解到贾史王薛四大家族“连络有亲,一损皆损,一荣皆荣,扶持遮饰,俱有照应”的情况时,完全不顾香菱是自己大恩人甄士隐被拐卖之女,完全抛弃了当初答应要为甄家寻回女儿的诺言,置香菱的生死于不顾,徇情枉法,胡乱判了此案。并“急忙作书信二封,与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不过说‘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等语。”迫不及待地“表功”巴结,这标志着贾雨村良知的泯灭。从此,他在堕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成了人们口中的“没天理的”“野杂种”。

  贾雨村的蜕变既有其社会原因,也有其个人的思想根源。首先,封建官僚体制使衙门、官场成了“轻省热闹”的生意场,居官者要想保住乌纱帽,就必须遵循这生意场上的潜规则,这是贾雨村一人不能抗衡的,也决定了他要把官“做得长久”,就只好“徇情枉法,胡乱断案”。

  但内因是事物变化的根据。在分析一个人的变化时,不能过于强调环境的作用。最终还是与他自身没有形成真正的知识分子“浩然之气”有关。孟子曾为“大丈夫”建立了一个道德和情操标准:“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在孟子看来,真正的“大丈夫”不应以权势论高低,面对富贵、贫贱、威武等人生境遇时,都应在内心稳住“道义之锚”,坚持住底线原则。事实上,在封建社会的官场里,也曾涌现出大批的充满“为民”信仰的刚正不阿的官员,正是他们的存在,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的忠诚和尊严,筑起了社会发展的坚强脊梁。而贾雨村从一开始,就满怀“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的飞黄腾达思想,而不是抱着“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救民于水火的政治信仰。

  贾雨村的蜕变,让我们从反面清楚地看到封建社会一些读书人如何在功名利禄的诱惑下,灵魂一步步蜕化,最终成为“禄蠹”。这也是《红楼梦》重要的认识价值之一。